加入收藏欢迎各界友人光临中国农工党镇江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欢迎您加入“农工镇江市委员会群”    今天是: 2020年8月11日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参政议政
关于调整社区职能、创新社会管理的建议
农工镇江市委在政协七届二次会议上的集体提案
时间:13-04-02 [ ] 浏览次数:0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社区作为广大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综合性群众基础机构,一直以来承担着促进居民参与自治服务、调整和改善社会关系、减少矛盾冲突、预防社会问题等重要责任,因而成为创新社会管理的最前沿的基础力量。但是,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和旧体制的制约,有些政府部门在把工作落实到社区的过程中,无视社区居委会的自治性质,无视社区的承载能力,把各项工作都推给社区,使社区居委会不堪重负,难于发挥自治组织的功能。因此,为社区减负,让群众工作重新成为社区居委会工作的核心,成了当前加强创新社会管理的重要课题。

目前,社区工作负担过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社区定位不清、职责不明。居委会是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群众性自治组织。但在实际工作中,政府各职能部门却把社区作为政府在基层的办事机构对待,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纷纷在社区内派任务、下指标。长期以来,按法律规定本应在涉及公共卫生、计划生育、优抚救济、青少年教育及社会治安等政府职能部门工作方面发挥协助作用的社区居委会,成了许多街道和政府有关部门的“一条腿”,随意给社区派任务、下指令,什么工作都安排给社区居委会去完成,社区居委会的“协助”变成了“独立承担”。根据某社区提供的情况,社区居委会一年要完成党群、民政、综治、城建、计划生育、劳动就业、征兵、物业管理等许多大类的工作任务,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

二是社区任务过重,项目繁多。由于一些职能部门把本应部门自己承担的工作转嫁给社区居委会,使社区工作增加了很多负担,主要体现为“四多”:一是会议多,各口职能部门常常要召集开会,一些本可以简化、合并的会议都要“走过场”、留形式,占用了很多社区干部服务居民、服务百姓的宝贵时间。二是各种名目的调查统计多,在这些调查项目中,绝大多数是本应该由政府有关部门来完成,但是经过层层布置,最后还是统统压到社区。看似简单的一件事,却要花上社区干部几天几夜甚至十天半月的时间去调查、统计,往往是上边轻松划张表,折腾社区干部满街跑。三是活动检查考核多。有些部门要求天天达标、月月互查,有时迎检准备工作就要占用大量的工作时间。四是形式主义的东西多。许多部门在布置工作过程中,不注意从基层的实际情况和工作的实际需要出发,而是要求社区设台帐、建簿册,搞一些名不副实的花架子,一个小小的社区,各种台帐、簿册竟多达四五十本,各种统计报表上百张。有的部门在工作中不注意深入基层、深入实际给予具体指导,而是热衷于搞检查评比;不注意工作的实际效果,而是热衷于听汇报、看记录,使社区干部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填表、补记录,写汇报材料。

三是社区有责无权,管的事多。在社区居委会承担的大量行政性工作中,许多工作都是上面硬性摊派的,社区居委会只有无条件完成。各职能部门把责任、矛盾下移到社区,一些不符合政策的群众在遭到拒绝后大动肝火,把所有的怨气和不满都发泄到社区,使社区干部承担了过多的责任风险和群众积怨。由于责权利不对称,有些工作社区开展起来困难重重,比如搞基本单位调查,一些辖区的企事业单位认为社区没有权力看人家的帐,所以不予配合,甚至粗暴地把社区干部轰出去。

上述现象不仅仅是社区工作量的简单增加,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深层次负面影响,使社区居委会在居民中的形象大打折扣。过多的行政化倾向却使社区居委会在居民眼里成了政府的代言人,无暇顾及履行其实现、维护和发展居民群众利益的职责,最终导致社区居委会与居民关系的疏远,社区将失去对居民群众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居民群众支持和参与社区建设的积极性也将难以调动。同时过多任务导致行政工作的效率和质量难以保证。一个社区只有5名左右社区干部,把大量繁重的行政工作交由极为有限的人力来承担,无论是工作质量还是工作效率,都很难保证。在部分社区,由于工作量太大,有些工作要求又很急,在要求的时限内根本完不成,有时只好关起门来编造数据。从这个意义上讲,不考虑社区实际,把工作推给社区,这本身就是有关政府部门对自身工作的不负责任。

为了创新与加强社会管理、调整社区职能,农工党镇江市委员会建议:

首先,理顺社区与政府、街道的关系。通过各种途径的宣传教育,让各级政府部门和干部进一步认识减轻社区居委会工作负担的重要性,改变把社区居委会当作职能部门“腿”和“脚”做法,政府、街道与社区居委会的关系是指导、帮助、协调和服务的关系,而不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政府职能部门应当接受社区的评议与监督,而不是政府职能部门检查、监督社区居委会的工作。

其次,要理清社区与政府、街道的职责。要针对社区工作负担过重的问题,组织有关部门开展一次全面的调查研究,对社区工作进行系统的梳理,划清社区、街道、政府之间的分工和职责界限。政府的相关职能部门不仅要求正确定位自己的角色、如何演好这个角色,同时还要求如何为社区的减负作出一些承诺,属于自身职责范围的工作要切实承担起责任,避免不合理任务转嫁到社区居委会。对于确实需要进社区的工作,要加强业务指导和服务,不断创新服务途径和方式,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让社区居委会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自治管理中去,为社区居委会独立行使民主自治职能创造条件。

第三,推进社区准入制度。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精神,梳理政府职能部门进社区工作事项,严格推行《社区工作准入制度》。成立社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各职能部门和其他有关单位,如需将工作、台帐、检查、评比考核活动等进驻社区的,需向政府提出申请批准,经区委、区政府批准后方能统筹安排,组织实施。

第四,减少社区各项会议、评比、考核。要还时间给社区居委会,让社区干部能“串百家门,知百家情,解百家难”。凡属对社区居委会的检查、考核,必须经过社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考核并报政府批准后,方能进行。此外,对社区居委会及其成员工作业绩的考核,应坚持以社区代表大会考核为主的方式进行。

第五,制定配套政策,加大对社区建设的支持和扶持力度。政府应该就社区工作制定配套的政策措施,真正赋予社区居委会对内部事务的自治权、对相关工作的协管权和对政府、街道及其他服务组织的监督权,保证社区居委会在履行相关职能的同时,拥有相应的权力。

责任编辑:zjngd来源: